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市隐者的博客

初来乍到,博友很少;才疏学浅,斗胆捉刀;嗜好古典,不弃新谣;借古讽今,共博一笑。

 
 
 

日志

 
 

讲故事 优孟讽谏【原创】  

2011-07-10 20:28:38|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楚国高人优孟,身材魁梧威猛,比景阳冈打虎英雄武二爷他大哥也矮不到哪儿去,是楚国红极一时的乐坛霸主。此人不仅会吹喇叭、敲边鼓、打梆子,还会二人抬、三句半、五音戏;不仅作曲靠谱,作词也独树一帜,通俗且易懂,比周杰伦的《菊花台》《杀破狼》好理解多了。单口相声大师马三立马老爷子生前曾恭立牌位,私下认了他作祖师爷,可见此人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此都为扯淡的闲话,先搁在墙西茅厕后面的夹道子的拐角里不谈,咱先讲讲优孟讽谏的故事。

        那位说了,别听王瞎子胡啰啰,睁着四个眼说瞎话。春秋战国时期属于奴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你既不是历史系科班出身的文化名流,又不是挖坟掘墓的考古砖家,能懂个毬?我说毬哥,俺说的不是这个“封建”,是那个“讽谏”。哪个“封建”不是“封建”?那个叫什么“梦游”的是烧香磕头拜把子了,还是算命打卦娶媳妇了?是三纲五常克己复礼了,还是包办儿女婚姻逼良为娼了?净是屁话!这位毬哥您别急,抬什么杠?您说的净屁话那就算屁话呗,咱且放了它去,再听我四个眼的王瞎子接着啰啰。

        书归正传。话说楚庄王有一匹灰常灰常灰常宠幸的骒马,拿着比他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还宠幸十万倍。侍寝的妃子按号轮流排队待幸,这骒马总是南波完。这匹马到底什么样?您没见过吧,我见过,在《史记*滑稽列传》上瞎眼看过的。您都不敢想象楚庄王是怎样宠幸它的:从中国红十字会慈善基金中拨出专款,耗资巨万,仿照大观园给它建造了个省亲别墅,“只见正门五间上面桶瓦泥鳅脊,那门栏窗櫊,皆是细雕新鲜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虎皮石,随势砌去,果然不落富丽俗套”。门两旁蹲着一对石狮子,立着一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告示牌。豪华卧室的摆设更是独出心裁,别具一格:“卧室墙壁上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西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的卧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床上铺盖着“西子浣过的纱衾,红娘抱过的鸳枕”。再看它平时的穿着打扮:“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蹬着青缎粉底小朝靴”。吃的那就更不用说了:每日山珍海味,说不尽的稀奇古怪。只就说茄鲞一品吧,单配料用鸡就要十来只,刘姥姥细嚼了半天就没嚼出茄子味来。这么说吧,伙食待遇和慈禧太后的一日三餐一个标准。后来据一位百家讲坛的资深史学家考证,慈禧太后的膳食谱系就是从这批骒马那儿原封不动地照抄过来的。楚庄王还专门设立了一个七品的马厩令,括弧从三品工资待遇,专门负责该马的饮食起居,人情往来。可惜好景不长,这短命的裸马竟然得了肥胖症薨了。

         楚庄王这个伤心啊!元贵妃死了,还有方贵妃,三角贵妃,六棱贵妃呢;天下失去了咱可以再组织警匪打下来,可心爱的马子死了可咋整啊?这不活活要了大王的老命吗!都说节哀顺变,那怎么行呢?于是下了一道圣旨:着政务院牵头,各大部委办局参加,成立国家治丧委员会,以省部级行政官员的葬仪标准发送它。停灵三个月,照会各路诸侯、友好邻邦,派高级官员前来吊唁,并特别关照,发唁电的一律不准收,不派人参加或来人规格不够的,国葬完了之后立马派兵攻打他,灭了这个不长眼的混账国度。

        圣旨一下,便有几个不要命的文武大臣冒死进谏。楚庄王正悲愤交加,立时龙颜大怒:“这事老子就这么定了,那个小舅子再敢进谏,格杀勿论,一律死啦死啦的有,奶奶滴,竟敢抗旨不尊,反了您了还!”

        这时该我们的主角优孟优大英雄出场了。一天刚刚退朝,优孟披头散发赤着脚,披麻戴孝趴在宫殿外悲天抆地嚎啕大哭起来,引得各路诸侯朝野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观,竟然连庄王都惊动了。“优爱卿,你的良民大大的有,良心大大的好,我的马子一死,瞧把你伤心的,我再给你加半级工资”。“不是啊大王,这个马子是您的心爱之物,凭着楚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有什么办不到的。大王下令按大夫的礼仪葬它,太薄待了,也显得您太小气了,以后在联合国怎抬得起头来?我建议您用君王的葬仪来埋葬它,这才不辜负您对这个马子生前的一片痴情爱意”!

        “优爱卿,按照你的意思,应该怎样做才算是仁至义尽,既轰轰烈烈,又彰显堂堂大国的威严呢?”优孟哭道:“我请求大王强征天下能工巧匠,用最好的新疆和田羊脂玉,福建泉州、浙江东阳最巧的玉石雕工,镶金嵌银,精雕细刻,给它做一副水晶棺材;再征调美利坚合众国最先进的航空母舰专门从非洲进口一根(只限一根)直径十米的原产红木,不准带一星半点的疤瘌麻子,以镂空工艺给它雕一个独木外椁;再征用苏联最坚固的宇宙飞船烤漆工艺烤漆雕花;再征调瑞士顶尖技术的数控切割机床,合成一具高纯度的不锈钢题凑,省得千年后盗墓贼再惦记您的马子使;把正在前线打仗的官兵调回来挖掘墓穴;连年战争还剩下的那几个老弱病残孕闲着也是闲着,都叫他们来背土筑坟;让齐国、赵国派来的大使在前引路;让韩国、魏国的住楚使节在后面护卫;让其他诸侯国沿路设立礼棚路祭;按照陵寝的规格修建太庙,永久享受太牢的祭礼;赐给万户之邑的赋税供祭祀、洒扫。只有这样世界各国朋友、海外侨胞、港澳同胞、全国各族人民才能都知道大王您重马轻人啊”!

       优孟这一番哭叫,把个楚庄王说得面红耳赤,心惊肉跳,吓出一身的冷汗:“我的错误竟到了如此地步了吗?贤爱卿,别说啦,把你的束腰带子解下来,借给我,让我找棵蒿蒿子吊死算了。罪过啊,罪过,阿弥陀佛,阿门,上帝啊,我到底该怎么办”?

         优孟说:“大王,您既然听了我的劝谏,竟然还绕了我这条小命,那我就斗胆再给您出个主意,您看这样好不好:请允许我为大王以对待六畜的通常办法葬它,用火灶做外椁,用铜锅做棺材,用姜枣做陪葬,加上些香料,用稻米做祭品,用火光做衣裳,然后把它葬在人们的肚肠里吧!”于是楚庄王派人将马交给主管膳食的太官下葬去了,并说不要再让天下人长期传扬这件事了。

        王瞎子曰:您不让传扬就不传扬了吗?功过自有后人评说。可惜的是,如今为官为吏的,嗜一己之好而一意孤行者比比皆是,又有谁还能听得进劝谏?更有谁还敢再冒死讽谏?呜呼,今非昔比矣!我看天也不早了,洗洗睡吧。那位说话净放屁的毬哥,您妈喊你睡觉呢!

         本文作者声明三点:一、故事原著来源于司马迁的《史记  滑稽列传》,乞求司马大人及其后代子孙不要告我剽窃罪;二、部分文字来源于曹雪芹先生的《红楼梦》原稿,恳请曹先生及其后人不要告我抄袭罪;三、绍兴钱清市场的冯经理的一席畅谈,启发了老小子的创作灵感,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59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