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市隐者的博客

初来乍到,博友很少;才疏学浅,斗胆捉刀;嗜好古典,不弃新谣;借古讽今,共博一笑。

 
 
 

日志

 
 

讲故事 生死全凭嘴一张【原创】  

2011-04-24 12:30:17|  分类: 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莽那个小舅子竟然造反了。把个汉武帝刘秀撵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老鼠窟都容不得身,一溜希屁下了南阳。话说在狼窜的路上,一个伸手不见五爪的漆黑夜晚,逃进一片树林子。刘秀这老小子饿得实在抬不动腿了, 误打误闯地瞎猫逮个死耗子——爬到一棵什么树上摘了一顿野果子吃,结果捡了一条小命。后来重新拳霸政坛后,论功行赏荫封天下,忽然想起了那棵救命树,于是带着大队人马,来到那片树林子,想给救命树加官进爵,可找来找去也没找到是哪棵树。原来那是一颗桑树,当时正结了一树桑葚子。可现在不是季节,当时晚上又没看清,所以找不到。那怎么办呢?找不到也得封。当年既然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而今自然宁可错封一千,不能漏封一个。把这片林子都封了,自然救命树也就在其中了。于是龙爪子一划拉:“是树不死!”柿子树赶忙俯身叩首:“谢主隆恩”。从此柿子树即便杀了,只要挨着土它就不死。站在一旁的柳树就一直很纳闷:明明吃的桑葚子,干嘛要封柿子树呢?可见是个大大的昏君,后来疑瘿的长了一树的大瘿脖,所以垂杨柳长不大就起大疙瘩;而桑树呢,“这个忘恩负义狗东西,还当他娘的什么皇上”,当时就把肚子气炸了,直道今天,桑树长不大就炸肚子,就是那个老昏君气的。真是君王口中无戏言,您瞧这张嘴!

               也就是因了这张破嘴,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当时有一个马屁精叫上官桀,做了未央厩令,也就是在皇宫里给皇上老儿养马的弼马温。有一段光景,汉武帝游幸宠宫操劳过度撂倒龙床爬不起来了。后来多亏了卫生部的那帮子割蛋御医,又是人参当归淫羊草,又是虎鞭狗肾海马宝,又是伟哥精油壮阳膏,费尽了九牛十虎之力,总算让这个老小子两头都抬了起来。龙体新安,搀了两个妃子的黄蜂细腰,后跟着一大帮污七八糟,摇摇晃晃地就来到了上官桀的马厩旁。武帝一看圏里的马都瘦了,顿时颈筋勃起,暴跳如雷:“你个卑鄙无耻混账下流好吃懒做偷鸡摸狗使奸耍滑目无领导欺上瞒下和皇亲国戚穿一条裤子的王八羔子弼马温,你以为我这一病就见了阎王再也不来看马了吗?……”武帝骂得两嘴角子白沫顺着龙须飞流直下三千尺。七魂飞了六窍的弼马温一遛狗抢屎趴在马粪上:“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您错怪了我个卑鄙无耻混账下流好吃懒做偷鸡摸狗使奸耍滑目无领导欺上瞒下和皇亲国戚穿一条裤子的王八羔子弼马温了,最近听说您龙体欠安,王八羔子我整天忧心忡忡提心吊胆少言寡欢郁闷之极夜以继日地为万岁的龙体烧香念佛虔诚祈祷,比我的亲爹亲娘岳父岳母干爸干妈一起吃饭同时噎死了还难过十万九千八百七十六点五四三二一倍,哪还有什么闲心养马啊!万岁,请您体谅我这个王八羔子的一片苦心吧……”皇上一听,这弼马温原来不是王八羔子,分明就是一个大大的忠臣。于是乎,汉武帝有事没事的就到马棚里和上官桀扯一通闲篇子,越啦越觉得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如此有才的忠臣竟然让他养马我这不是混蛋糊涂蛋吗?与其养马不如教我儿去练嘴皮子说相声更能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后来竟连升八级做了专门培养皇亲国戚高干子弟的清华北大的首席教授,年薪比保险公司的马总还高三到五倍哩。

               又一次,汉武帝又犯了和上次一样的毛病,又是那群割蛋御医,又是那副药方,又是一阵忙乎,又好了,又搀扶着,又出来遛弯了。这回没去马厩,而是来到了皇家园林鼎湖公园。这时分管皇家园林建设维护的右内史叫义纵,也就是现在的公路局长+交通局长+园林局长。行走在甘泉道上,武帝发现脚底下的沥青路坑坑洼洼破败不堪,于是又颈筋勃起,暴跳如雷:“你个卑鄙无耻混账下流好吃懒做偷鸡摸狗使奸耍滑目无领导欺上瞒下和皇亲国戚穿一条裤子的王八羔子三管局长,你以为我这一病就见了阎王再也不来走这条路了吗?……”武帝骂得又是两嘴角子白沫顺着龙须疑是银河落九天。七魂飞出七窍的三管局长义纵一遛狗抢屎趴在马路上,连个屁也放不出来了,只一味的磕头如捣蒜。皇上老儿越骂越来气:“你们这群拿着公家奉禄靠纳税人养着整天人事不干的废物,还不赶快拉到菜市口砍了这三不管的混蛋王八羔子的狗头!”于是菜市口又多了一条无头尸。

               反过来再说养马的。自从上官桀一炮飞天,未央宫里的马厩令可就成了朝廷上下人人皆知的一个肥缺,那些郁郁不得志和得志嫌乌纱帽翅短的官员们,各个削尖了脑袋使尽浑身吃奶的力气往里钻。最终让一个叫金日石单的没入官籍的无名之辈揽入怀中。有一天,金日石单牵马过后宫,正赶上武帝在后宫游宴。因为皇上天生喜欢马,后宫各路妃子美人为了投其所好拍皇上的马屁,也都争先恐后地对着过往马匹指手画脚,又是汗血又是追影公马母马的胡乱咋呼一通。这些养马的何曾见过如此貌美风韵的天仙,个个也都冒着砍头的危险色迷迷地偷眼观瞧,有的驴脸都贴到了马腚上还暗暗猜想,后宫里的脂粉咋就那么香呢?唯独人高马大容貌甚伟的金日石单一脸严肃目不斜视地庄严走过。皇上对这个不好色之徒大为欣赏,加之他养的马膘肥体壮油光鉴亮,于是格外器重。后来也到了名牌大学当了教务长。虽然年薪没有上官桀的高,但也不次于国企的老总们。兴许这事与嘴无关,但真无关吗?或许吧……

           各位看官,生死全凭嘴一张。这张嘴也许是他的,也许是你的,也许还就是我自己的,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