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朝市隐者的博客

初来乍到,博友很少;才疏学浅,斗胆捉刀;嗜好古典,不弃新谣;借古讽今,共博一笑。

 
 
 

日志

 
 

小说 长工张大的第一场雪【原创】  

2010-01-27 20:13:1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吱”的一声半推开单扇门,刺骨的北风夹着片片雪花把张大扑了一个寒噤。

                天很低,灰蒙蒙的,风很紧……

               下雪了。

               裹了那件旧皮袄,绳头扎了腰,挑了水桶向老井走去。

               九担水才把两口大缸装满,地上已铺了薄薄的一层白。

               把院子的角角落落打扫干净,张大放了汗。

               脱了皮袄,开始劈柴。把东家一冬烤火烧炕的劈柴准备好,码好垛,用草苫子盖严了,早饭的时辰也就过了。

              长工冬季农活相应的少了些,东家一天管两顿饭,就在兼卧铺的锅屋里一个人吃。

            “张大,老爷叫你到上房来吃……”

              张大“哎”在院子里,似乎很激动,也很不好意思,心头热热的突突乱跳,脸上似有还无地掠过一层淡淡的幸福的红晕。“老爷今天怎么了……?”自言自语着,擦把脸,轻轻带上锅屋门,慑慑地来到上房门口,跺跺脚,抖落鞋上的雪花和泥土,小心翼翼地掀开棉门帘,低了头蹩进去,垂手恭立在半步门里。

            “炕沿上坐吧……”东家老爷没抬头,指了指炕沿。上房炕烧得很热,张大热得浑身不自在。

            “不了,我打个横就行”。搬过高长凳来,横在炕沿下,侧身坐了,不住地向老东家道谢:“这是怎么说的……”

               东家奶奶给老爷斟上酒,也破例给张大倒了大半杯。“你也喝一杯吧”,老爷低头抿了一口,放下杯,拿起筷子,指了指张大的半杯酒,看着桌上的炒花生米,似乎是对张大说。

              “不,不,……我,我,不会喝……”。

             “是吗,叨吧。”像对自己说,也像对东家奶奶说,还有点像对张大说。

               屋里很热,很静,只有老爷嚼花生米的“咯嘣咯嘣”声,很响。

               ……   ……

             “一年了,按规矩请你个酒,把工钱算算……”东家停了停,看了东家奶奶一眼。

             “管吃管住,一年十块大洋,一担高粱。春末的时候你担水浇地伤了腿,给你看病抓药花了四块。多亏了我当时给你请了一位好大夫,抓了几付上好的中药,要不,恐怕你这条腿早就保不住了。至于你耽误的功夫钱,我吃点亏,就不再给你扣了。初秋耕地让贼偷去了一具犁。那可是一具好梨啊,清一色梨木的,是我花了两块大洋找西庄上的老木匠打的,你怎么那么粗心?要是中午扛回家来就好了,下午再扛回去也累不着。当然你也不是有意的,让你一个人听我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这样吧,我也认倒霉替你听一半,就扣你一块好了。这要是换了那精细的人家,一个子都不会让你的,这也多亏了老婆子给你求情。前段日子我不是送你一件羊皮大袄吗?你别看我穿了几年,那表里可是一个补丁都没有。当时我儿子从队伍里给我捎回来的时候说是值十几块大洋呢,是当大官的才穿得起的上好皮袄,就这皮袄现在拿到当铺里最少也能当五块现大洋。你也很实在,很本分,又能吃苦,又是一把出力的好手,我是看着你一个人在外讨日子不容易,也可怜见的,才送给你,什么吃亏讨巧的,就算你四块大洋好了。其他小小不然的事当然也不少,既然没造成大的损失,看在你是个好伙计的份上,就不再提它了。不过为了你好,我还要嘱咐你几句,以后干活千万要当心,勤快点,一定要拿着东家当自己家过……”

              “喝酒”,老爷说。又向东家奶奶努努嘴:“拿块大洋来”!

               东家奶奶下炕,转身去了里间屋。

               东家半天不再言语,只是喝酒叨菜。张大直直地木木地呆坐在横凳上,只觉得屋里很热,很燥……

               东家奶奶回坐到炕上。老爷咳了几咳,又说: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是的,你也看到了,今年风调雨顺,粮食是多收了几担,外租佃户的收成也还行,都早早地归了仓。可你哪儿知道啊,我儿子在上海滩升了官,光买官就花了大把的银钱,年前又张罗着娶三姨太,头些日子一把就拿走了七百块现大洋;今冬地贱,我又在东庄买了几晌地;还打算再买几头牛,置办点明春的耕种用具;明年还得再多雇几个长工,出力的人也不容易,得提早把他们的工钱预备下。外面看着我家业不小,又有儿子在外面做大官,其实日子也紧巴着呢!春秋天的时候我是几次给你说过,年终算账的时候再多给你点,可眼下摊上这么几档子花销事,我也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来。那就等明年吧,明年你干好了,我连今年的一起补给你。”

               “给炕加点柴”!张大加了柴,回来依旧坐下。

               “别的也就不多说了,谁家过日子都不容易。这不下雪了,冬季庄稼地里活很少,谁也不能花钱雇个闲员在家里。今天请你喝场酒,就算是给你送个行。还有……这个……咱年初讲好的是一年,到开春干活还有两个半月,工钱吗,我就不计较了。一担高粱吗,画画杠,有这么点意思就行了,我再留下二十斤,其余的八十斤我已经给你称好了,吃过饭,你拿了大洋,挑着高粱走吧,我就不再留你了。开春你可一定要来啊,别晚了往地里担肥……”

                  ……   ……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已足足下了一尺厚,北风越刮越大,雪瓜子打着旋地漫天飞舞,混混沌沌白茫茫的一片,把一个朗朗乾坤隔在了遥远的不知去处的未来。

                张大揣了一块大洋,担着八十斤高粱,瑟瑟地立在十字路口。雪太大了,已把通畅的大道覆盖的严严实实,大风把回家的方向刮乱了,再也找不到东西南北。

                大雪里一个人也没有,只见不远不近的前方有一只受了伤的麻雀,一跳一跳消失在白茫茫的风雪中。也不知它是否还能找到回家的路?是否能够度过这个严寒的冬天?!

                长工张大的第一场雪。那年他十九岁。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